综合能源产业生态中大型能源国企往下游延伸的困难是什么?
发布者:lzx | 来源:鱼眼看电改 | 0评论 | 766查看 | 2020-02-05 10:13:49    

综合能源产业生态这个词,行业内也提及较多,未来在电改环境下,综合能源产业的走向如何,就个人的观察做一些判断。


放开两头,其实是两端市场化


电改提及的“管住中间、放开两头”,这两头分别是上网环节和下网环节,个人觉得这实际上就是两端市场化。


上网环节的市场化,其实就是现在大家都在关注的电力市场化,按照时间颗粒度逐步缩小,逐步构建多品种的电力交易市场,即电力批发侧市场。但是这里就有一个问题:未来是不是很多售电公司就一定要在批发侧市场里去交易呢?


参考股票二级市场的交易方式,大量的中小型交易者实际上是“委托-代理”的场外交易,真正在场内交易的一般都是大型机构。


所以我个人的判断就是未来这可能也是电力批发侧市场的一种业态:大多数的售电公司不具备进入电力交易中心的博弈筹码,比如电量规模、交易分析能力、金融实力、数据资源等,


所以未来能进电力市场的售电公司是少数大买家,他们主要由国有售电公司和上市企业的售电公司构成,他们是批发侧市场的主体,即“批发型售电公司”。


大多数的中小型售电公司从批发型售电公司趸售电量,并且把电量分拆后销售,即“零售型售电公司”。零售型售电公司构成了电力交易“下网”环节的产业生态,即电力零售侧市场。


批发与零售,也是综合能源产业的两种业态


电力批发市场与综合能源的投资业态是吻合的,或者叫供给侧的综合能源。比如大型园区的集中供热、多能互补、集中式或者大型分布式电站等。因为本质上说,批发侧交易对象是大宗电力商品,本质上也是一种大宗商品。而供给侧综合能源天然具有重资产的属性。两者背后的业务逻辑是趋同的。这也是目前电网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开展售电业务,以及五大四小综合能源与售电业务的逻辑。


电力零售市场与综合能源服务业态吻合,或者需求侧的综合能源,比如用户侧能耗管理、设备托管、用能优化、乃至中小型分布式与储能等。它们需要高度的业务灵活性与适应性,与用户的个性化用能需求密切结合。这恰恰是零售型售电公司的强项。


两种业态的产业分工与竞争


从业务基因的角度看,国有能源企业更适合批发侧市场化+供给侧综合能源,因为这与国有能源企业的体制机制更为契合,做起来更为得心应手。有电网综合能源公司的朋友说:干几年综合能源就知道,电网公司的综合能源只能这么干。个人认为那不是因为市场和客户就是那样,而是电网公司的业务体制决定了综合能源服务的落地路径。


越靠近客户需求的地方,国有企业的优势越难以发挥。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餐饮零售市场里,全聚德、狗不理这些国企,都活得不咋地,而海底捞、外婆家则活得很好。但是在产业链上游,中粮集团就是妥妥的顶梁柱。


这就是产业分工的理论在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实践。所以我认为未来国有能源企业和民营能源企业也可能会逐步收敛到一种分工合作的格局上。


至于民营大型能源企业呢?个人觉得还是往下游走才是正道,或者在一些批发和零售之间寻找中间业态,比如中小型的增量配网等,但是从整体上说,未来民营企业的基本盘还是客户需求与客户服务。那些重资产的民营能源企业未来未必能有很强优势,比如现在不少民营光伏企业卖资产给国企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越往上游走,对企业整体实力要求越高,而且越依赖于政策的影响能力,这些恰恰是民企的弱项。


大型能源国企往下游延伸的困难


也有一些能源国企,提出要往客户侧转型,以数字化带动产业生态升级,其实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你让中粮集团去开火锅店或者奶茶店,它也做不好,这就是不同企业的基因决定的。


真正的客户侧存在大量的细分市场需求,每个细分市场体量都不大,加起来好像又成气候。但是,细分市场对大型能源企业来说,不是一个标准化市场,很难用行政命令的方式,依靠大兵团集群作战的优势去攻占。高度个性化的市场需要市场的自发性生态。


曾经有某电网综合能源公司的领导问我:有没有什么可以发挥企业优势的客户侧服务项目,只要发一个文件,大家就能动起来。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经济学故事:某个来到纽约的游客问经济学家,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没有一个人指挥,为什么每个面包房都知道生产什么面包,生产多少?其实这背后就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理论的自发性市场秩序原则,背后更深层次是经济系统的复杂性原理。


用电侧综合能源服务也具有这种自发性市场秩序特点,真正满足客户需求的,有经济效益的服务项目,不需要行政指令就有很多人自然会去做。某个看似很美好的市场化业务,虽然可以发个文件去推广,但是很难解决具体落地中的个性化与市场灵活性问题。


所以,个人认为,现有能源国企的综合能源服务,是供给侧的资产型综合能源,属于“第一曲线创新”,而民营企业更有机会的,代表未来发展趋势的,是需求侧的服务型综合能源,属于“第二曲线创新”。


其实第一曲线的综合能源服务,背后的思想祖师爷是凯恩斯,而第二曲线的综合能源服务,背后是米塞斯。


无论是国网的泛在电力物联网,还是南网的数字南网,乃至中移动的5G智慧能源行业应用,实际上都是大企业从第一曲线向第二曲线转型的努力。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
99棋牌 江苏快三跨度走势图 快乐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快乐飞艇代理 快乐飞艇怎么样稳赚 吉林快3计划 快乐飞艇技巧 快乐飞艇大小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